• 地址:寧波市世紀大道北段333號華東城2號樓6樓
    電話:0574-87816388
    郵箱:sales@newbh.cn
    公司新聞
    原料藥價格兩年暴漲31倍

     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我國都曾以原料藥大國自居,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國的原料藥價格要遠遠低於國外產品,在國際市場上頗具競爭力。

      然而,在昨日的全國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座談會上,北京商報記者卻從北京醫藥行業協會和部分藥企負責人處獲悉,在國內,部分原料藥價格在不到兩年內上漲了約31倍,而在這個驚人數字的背後,一些普藥原料藥的壟斷經營已成為行業內公開的“秘密”,更是藥價虛高的一大推手。

      短時間價格暴漲

      現如今,很多人都將看病貴的板子打在了藥企身上,但不少藥企卻直言,原料藥壟斷導致的價格上漲也讓它們有苦難言。“現在,我國的醫藥行業內也出現了壟斷的問題,特別是原料藥領域,部分商業公司將幾個藥品批準文號都握在手中,讓藥價從原料開始就呈現幾倍甚至十倍的增值。”好醫生藥業董事長耿福能抱怨般地表示。

      北京市醫藥行業協會在給代表委員提供的材料中就提出,近年來,部分品種普藥的原料藥壟斷經營現象日益嚴重。特別是有些生產廠家較少的普藥原料藥,廠家生產出原料藥後並不直接賣給藥品製劑企業,而是先賣給某個商業公司,商業公司幾個月後再轉手將原料藥賣出,價格成倍上漲。

      該協會舉例稱,比如2011年10月到2013年5月,“信龍去痱水”的主要原料麝香草酚的價格,就從275元/公斤暴漲到8808元/公斤;2010年3月到2013年5月,硫磺軟膏主要原料升華硫的價格,從18.5元/公斤暴漲到400元/公斤。

      而百姓常用藥“去痛片”的原料藥,價格自去年10月到今年1月期間也出現成倍上漲。而不少醫藥領域代表委員也對上述情況十分關注,認為要解決部分普藥品種經常發生中斷供應,必須有效地遏製部分普藥原料藥的壟斷經營。

      行業痼疾屢禁不止

      “大部分化學原料藥的生產廠商較少,一些有實力的企業便與生產廠商或經銷公司簽訂包銷協議,壟斷經營,控製市場,獲取非法巨額利潤。原料價格上揚,勢必讓成藥價格水漲船高,這已經成為造成藥品價格大幅上漲的一大原因。”旗下一家醫藥商貿有限公司負責人透露。

     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分析,部分原料藥因技術門檻高、利潤較低等原因,鮮有公司願意生產。另一方麵,今年起新《環保法》正式實施,這一被稱為“有牙齒”的環保法規將大幅提升原料藥企業的環保成本,甚至可能出現一些原料藥企業退出的境況,而在這一背景下,如果不嚴查壟斷,將很可能導致藥價猛增。

      值得關注的是,不甘受製於原料藥企業,一些製藥廠也曾經聯手進行抵製,但原料藥企業往往通過分別擊破的方式,讓製藥企業的反抗功虧一簣。

      一家北京藥企高管就坦言,原料藥恣意漲價可能導致兩大後果,一是成藥價格也跟著大踏步上揚,另外就是由於基本藥物的終端價格透明,有時價格操縱無法達到目的,隻能逼迫生產企業停產,這將讓患者的利益受損。

      政府之手應及時“幹預”

      “毋庸置疑,這種壟斷是從民眾包裏"搶錢"。”耿福能直言。近幾年,中外政府反壟斷調查範圍逐漸涉及越來越多的行業,因此,不少人期望政府能在這場原料藥壟斷價格戰中,為他們“主持公道”。

      國家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局副局長曾明確表示,醫藥企業擁有市場支配地位並不違法,但擁有市場支配地位以後,企業的行為是受到嚴格控製的,不能濫用支配地位破壞市場競爭。“比如原材料都在你手上控製,別人都要購買這種原材料生產某種產品,這時候你大幅度提高價格,或者附加其他不合理條件,或者要求你的下遊企業瓜分市場,各自為政,大家共同謀取特別大的利益,這在上是被禁止的。”

      因此,北京市醫藥行業協會提出,對於隻有兩三家企業生產甚至獨家生產的普藥原料藥,建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多批準幾家企業生產。如果有些廠家是由於尚未通過新版GMP認證而被迫停產原料藥生產,建議對這類廠家多從技術上予以指導。而國家發改委和也應加強對原料藥價格變化的調查和掌控,並會同相關職能部門,對壟斷經營原料藥的相關商業公司給予反壟斷幹預,及時遏製部分品種原料藥的嚴重亂漲價行為。

      此外,也有相關業內人士建議,應該將化學原料藥市場進行適度的價格管理,對於基本藥物中那些瀕臨虧本的臨床必備用藥,其原料藥也應定點生產。

      北京商報記者 肖瑋 蔣夢惟

    返回主目錄